Mayo

脑洞多如流水账/世道太乱在等一个太太

「鲜花与少年」上

那年樱井翔16岁,染了一头黄毛,耳朵上有耳钉,肚子上还有脐钉,整个一个不良少年的模样。可他没有打过架,从小也没有打过,匀称的身材都来自于课后的社团活动。


全校没人没听过他的名字,老师和同学都知道他。一个人出名到了一种地步,就没人找他的茬了。

他每天按时到学校,认真完成作业,有时准备广播稿和演讲词。精致好看的脸也有吸引一批女生,可樱井翔每天的时间安排紧密无隙,有打扮精致的姑娘红了脸站到他面前,他也没空抬眼。他不常关注校园里有几对情侣,书桌里有几封情书,日常生活对他来说是规划好的每一天,他不想分出多余的精力。


少年人的心是堵密不透风的墙。


有一天他像往常一样放学,走出校门时左耳边的声音太吵,他耐不住扫了一眼。一群真正的不良少年聚集在一起,正闹哄哄地往前走,其中有个跟他穿同款校服的少年,五官立体,皮肤白净,眼睛像是刚摘下来的星星,站在一群不良中格外显眼。樱井翔很快收回视线,他和他们本毫无交集。唯一不同的是,在回家的路上,一向专注看书的樱井翔,偶尔会分神回忆那张脸。


他还是循规蹈矩地上学,正值春夏交接,空气慢慢开始变热,阳光却还没到让人睁不开眼的地步,从梧桐树叶的空隙里洒下来,好像一切都生机勃勃。樱井翔刚和指导老师讨论完讲稿,时间有点长,已经开始上课了,四周静得只有树叶的沙沙声和远处操场不清晰的叫好。他正迈腿打算往回赶,左耳边传来两声猫叫。没忍住看了过去,是一个少年蹲着,手里捧了巧克力在喂猫。半长的头发被拨到耳后,借着洒下的一点点阳光,虽然看不清表情,足够樱井翔回忆起那天校门口的脸。白底橘纹的猫舔完了人手里的巧克力,尾巴动了两下,又轻巧的跳走了,没给眼前人一点撸猫的机会。


少年“啧”了一声,起身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有人看他。他转过来,眼眸还是晶晶亮,眉毛皱起来,表情还没从不满中恢复正常,脸鼓成包子,平添几分可爱。看到对面不是认识的人,包子脸才消下去,神色里透出几分迷茫来。而樱井翔,等人家看过来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,慌张地往前了一步,开口却还是平静的。


“你好,我是二年A班的樱井翔。”


少年没想到他会突然自我介绍,隔了几十秒才想起来回应。


“一年D班,松本润。”


他们僵持了有几十秒,下课铃响得突然,松本润没顾上告别就跑了,樱井翔盯着他落跑的背影想,没进行实质性的对话,以后也不知道会不会见面。


结果隔天,樱井翔就在体育馆角落的垫子上看到躺着的松本润。他像昨天一样盯到人家不好意思,把目光挪开主动和他打招呼。樱井翔就走过去,自来熟一样坐到松本润旁边的垫子上。


“翘课了?”


“你不也是……”


樱井翔笑了笑,“体育课部活,我来找老师商量比赛的事。”


“哦……”


松本润没什么谈话的热情,心里奇怪这个校园名人怎么有空来找自己说话。樱井翔却莫名其妙地越挫越勇,问出松本润逃课的时候经常待在这里,还邀请人家去看他两个月后的比赛。


这之后他们偶尔在学校里碰面,松本润多半和一堆人待在一起,看到樱井翔时也能自然地跟他打招呼。樱井翔借着部活不上体育课,跑去打扰松本润的个人时光。一来二去,两个人发展成了微妙的朋友关系。松本润长得好看,性子直率,朋友多,甚至包括校内一帮不良。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樱井翔老来找自己,但也乐得多一个朋友。


樱井翔心里明白,靠近松本润是他的计划外,是突如其来的私欲,他常常故意忽略这一点,装作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内。


得知松本润的梦想也是意外事件。


几个月之后的校园祭,樱井惯例要承着几百人的目光弹奏一曲,他站在后台,望着忙忙碌碌的人,心中一遍遍复习练过上百次的旋律。


巧合的是,他看到一个人影偷偷溜进来。


“你在干嘛?”樱井特地轻轻走过去,果不其然看到少年像一只被突然踩了下尾巴的猫,身子抖了一下,漂亮的眼睛怒视他。


樱井笑得得体大方,松本升起来的一点怒火很快熄灭了,取而代之的是心虚,


“我…我走错了…”和越来越小的声音。


“你想看什么?这里这么乱,窜来窜去是找不到的,我带你去。”


“真的?”看,又是亮起来的星星。


“真的,只要不是看女生换衣服。”


不如说是松本凭着断断续续的记忆带着樱井,来到了一个房间。


这是个不算大的录音室,玻璃窗里是一排调音设备,进门时正对着一个话筒。樱井还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。


他看着松本快活地跑进去拨弄调音设备,迟疑地开口问他:“你对电子设备感兴趣?”


松本半是鄙夷半是埋怨地看了他一眼。


带着埋怨的星星是很有杀伤力的,樱井觉得自己半个身子发麻,像是被星星击中一样突然醒悟。


“你喜欢唱歌?”


松本没开口回答他,可看到他变红的耳廓,樱井明白自己猜对了。


现实臆想(短,慎

流水账与我与ooc



“翔君。”松本润喝醉了,平日里站不直的人此刻坐着也晃晃悠悠。即便如此,他依然能从眼前模糊重影的轮廓里认出那个人,并在第一时间笑成又软又甜的包子润。


接到电话就匆匆赶过来的樱井翔叹了口气,两步并作三步走过去扶住那个人。松本借势抱住樱井,对方身上冬日的冷气传到他脑袋里,让他感觉自己清醒了点。


樱井向周围的好友告辞,大家都心照不宣地笑着让他带走这个不停找人续摊的人。


松本稍微比樱井高一些,但此刻因为醉酒和站不直,半个人都挂在樱井身上,发梢蹭得樱井脖子痒痒的。樱井一面担心地抱紧这个人,一面庆幸自己进入30代也不忘锻炼身体,曾在杂志上曝光的肌肉也还有足够的力量。


他把松本润放到副驾,给他系上安全带。自己坐到方向盘前却稳不住心神,忍不住朝旁边看了一眼又一眼。


年末工作忙,虽然刚结束演唱会,还有固定番组拍摄等着他们。松本已经很久没喝成这个样子,需要他来接了。


总感觉还有什么没做。


他朝迷迷糊糊的松本凑过去,不由分说地亲上那个人。这个吻在空旷无人的地下停车场里被不断加深,缠绵又温柔。


还是和10代的松本润一样,樱井意犹未尽地舔了舔他的嘴唇,才坐正身子。


甜的。


「鲜花与少年」

记一个脑洞,希望自己能写下去,只有开头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那年樱井翔16岁,染了一头黄毛,耳朵上有耳钉,肚子上还有脐钉,整个一个不良少年的模样。可他没有打过架,从小也没有打过,匀称的身材都来自于课后的社团活动。
全校没人没听过他的名字,老师和同学都知道他。一个人出名到了一种地步,就没人找他的茬了。
他每天按时到学校,认真完成作业,有时准备广播稿和演讲词。精致好看的脸也有吸引一批女生,可樱井翔每天的时间安排紧密无隙,有打扮精致的姑娘红了脸站到他面前,他也没空抬眼。他不常关注校园里有几对情侣,书桌里有几封情书,日常生活对他来说是规划好的每一天,他不想分出多余的精力。
少年人的心是堵密不透风的墙。
有一天他像往常一样放学,走出校门时左耳边的声音太吵,他耐不住扫了一眼。一群真正的不良少年聚集在一起,正闹哄哄地往前走,其中有个跟他穿同款校服的少年,五官立体,皮肤白净,眼睛像是刚摘下来的星星。

你应该萌qruby的8个理由/小幸运

1.小红从小就崇拜,披风是学的鸦叔吧,有点幼驯染的感觉?
2.记得阳姐在第二季讲的故事吗,说明鸦叔救小红从小救到大
3.鸦叔单手提起来小红的时候简直苏炸了,也表明小红经常扑鸦叔,chibi里也有
4.chibi里面有讲过小红和阳都觉得鸦叔非常cool
5.鸦叔因为幸运E的原因一直试图远离其他人,但是!对小红!他会默默跟着她
(曾经看到有人猜测小红会不会有能力解鸦叔的幸运E,希望吧)
6.chibi里鸦叔会不时带小红去放烟火,看电影,实力宠溺
7.小红的镰刀是鸦叔教得,两人没有血缘关系,严格意义上应该是师徒关系
8.大叔配萝莉赛高~鸦叔本人很撩而且看起来是老司机,但是面对单纯可爱的小红,除了宠好像别无他法了

you are my good luck,forever